公告中心:

【最新公告】現招聘寒假工/實習生/普工/儲備干部/CAD設計/倉庫管理員/采購助理/辦公室文員/人事助理/專員/測試工程師助理。

聯系我們

  • 鵬鼎控股(淮安)有限公司

    聯系人:何經理

    手機:15687657767
    地址:江蘇省淮安市經濟技術開發區鴻海北路

    QQ:2110207736

     點擊咨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合作加盟

  • 歡迎各地勞動部門,人力資源機構,各大中院校就業部門,寒暑假代理加盟合作,待遇豐厚。

    企業主要生產手機,電腦線路板
    1、招聘對象:社會工/農名工,4個月以上實習生,
    2、年齡要求:18-40周歲,學生16.5周歲以上即可;
    3、招聘要求:男女不限,會26個英文字母,無明顯煙疤紋身;
    4、薪資待遇:底薪1900➕崗位補貼➕全勤獎400-600,正式工和廠里簽訂合同。到手工資3800-4800以上。
    5、吃住情況:每月300元餐費補助,住宿免費(4-6人間,空調,獨立衛生間,水電全免)
    6、工作時間:早8:00-晚20:00,晚20:00-早8:00,10小時兩班制;
    7、工作地址:淮安市開發區鴻海北路168號
    注:身份證過期,無磁,臨時身份證均不可以

    聯系人:何經理

     電話:15687657767

    Q Q:2110207736

得準備十一艘船,才能保證每隔三天就有一批新鮮的海鮮回來。深圳私家偵探 東莞私家偵探再遠一點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常見問題 >
得準備十一艘船,才能保證每隔三天就有一批新鮮的海鮮回來。深圳私家偵探 東莞私家偵探再遠一點
點擊率:1      發布時間:2018-10-22

一次!
  “而如果我們要走遠一點的話,這就需要組建一只船隊才能保證按時供應新鮮的海鮮。這就要看到達的地方需要多長時間,如果單程需要一個月時間,那咱們至少得準備十一艘船,才能保證每隔三天就有一批新鮮的海鮮回來。再遠一點,還需要增加。這個投入就大了!
  不愧是桐山船運老大,已經想到這么遠。
  余清澤想了想,說道:“十一艘確實投入太大了。新鮮的海鮮不易保存是個問題。如果要做鐵板燒小吃店的話,海鮮用海蝦、魷魚就差不多了。這兩樣我聽鴻運的伙計說也不是太遠,可以附近運!
  “這樣的話,船只方面就可以分遠近兩條線,幾艘專門負責近一點的,弄新鮮的海鮮,再用幾艘弄遠一點的,遠的主要以干貨為主,還可以帶其他的特產物品回來。說句夸大的話,只要是能吃的,桐山沒有的,我都能想辦法賣出去,只要能弄回來。干貨量多的話,還可以開個特產海鮮干貨店。船只過去的時候也可以接順路的生意帶貨過去,這樣看是否可行?”
  胡當家贊賞地看了余清澤一眼,腦子轉得挺快。他道:“你這個想法很好,只是也還需要細細琢磨一下。在海鮮運輸這方面我們經驗還少,萬一弄不好,弄回來全死了,那就虧了!
  余清澤就好奇道:“不知道鴻運是怎么運輸的?”
  胡當家道:“我只聽說他們在進河道前,都是用特制的木箱把海鮮放在海水里的。等到入?诹,再全部裝到木桶里用海水養著,還要多帶一份海水替換,也挺麻煩!
  “原來是這樣!庇嗲鍧砂櫭,深圳私家偵探  東莞私家偵探古代沒有增氧機,這就是海鮮不容易運到內陸的最大原因,只能用海水自然養著。
  廖當家說道:“你們就聊起細節來了。老胡,不是該確定下,是不是要合作,你那里能弄出來幾條船,這種問題嗎?”
  胡當家說道:“得確定行不行得通啊,你這急性子,幸虧你不是做船運的,不然得虧死!
  廖當家家里做玉器的,一聽這個就說道:“這方面我確實不如你,我只會看玉石。那你們到底商量好了沒?”
  余清澤笑道:“我這是沒問題的,全看胡當家!
  胡當家道:“大問題沒有,不過我這邊船只不夠,你們得投一點進來!
  趙少爺對這生意很有興趣,他道:“這個沒問題啊,你跟余老板商量下,要多少,我們拿就是了!
  另兩個當家的也點頭,表示沒問題。
  “我跟余老板商量?你們這是要當甩手掌柜了?”胡當家瞪眼道。
  廖當家理所當然道:“那我們對這船運和吃食方面是不懂啊,你自己剛才還說過的,這就忘記了?這事還真得看你和余老板,我們給出出銀子,你們說要我們怎么干,我們就怎么干唄!
  趙少爺道:“對,這事得胡世叔和余老板你們牽頭,我們可以在旁邊出出主意!
  “你們兩位也這意思?”胡當家問另外兩個當家。
  那兩個當家點頭。
  這就是要合作的意思了。
  余清澤心里很高興。
  隨后,幾人就相關合作的事情談了談,初步達成了合作事項,具體的,還需要細細商量,今天這地方也不好談太細了,他們便又另外約了時間商談。
  總之,今晚的目的是達成了,余清澤心里松了口氣。
  等到宴席散場,送走了客人,也差不多到了打烊的時間。
  樓下的客人也只剩下一兩桌還在吃,廚房開始整理搞衛生做收尾了。
  余清澤喝得有點兒多,頭有些暈乎乎,不過還算清醒。他進到廚房,看到樂哥兒在刷鍋,走過去便從后面抱住了他。
  樂哥兒嚇了一大跳,反過身看到是余清澤,頓時松了口氣,比劃道:喝多了?頭暈?
  余清澤搖搖頭,道:“還好。樂哥兒,我高興,胡當家答應了!
  聞言,樂哥兒笑了一下,然后比劃道:你先放開我,先喝了醒酒湯,然后去休息一下。
  不過余清澤沒放手,他的頭有些重,只想抱著樂哥兒不撒手。
  樂哥兒無奈,雙手扣著余清澤的手腕,稍用力,便將余清澤的手給拉開了。隨后,他半拖半抱地把余清澤給弄到外面大廳桌邊坐下了。
  大松他們看著都抿嘴偷笑。
  家寶也笑,不過大哥和哥夫感情好,他也很高興。他倒了碗醒酒湯,然后端出去給了他哥夫。
  樂哥兒接過來,直接喂余清澤喝了。
  喝完,余清澤抱著樂哥兒的腰不松手,頭埋在他懷里蹭了蹭。頭暈,完全不想動,閉著眼等著酒勁兒過去。
  樂哥兒無奈,便給他按揉起頭來。
  兩桌客人沒一會兒也都走了,伙計們把衛生都搞好,敏叔么說道:“樂哥兒,鍋里在給你熬著藥湯,快開了,你看著點啊。余老板喝多了,你待會泡澡記得別泡太久了,注意著點!
  樂哥兒不好意思地點頭,伸手給敏叔么道了個謝。
  家寶有些不放心。樂哥兒示意沒事,讓他一起跟大伙兒回去租住的房子了。
  等到大伙兒走了,樂哥兒又陪余清澤站了一會兒,余清澤的酒勁兒終于過去了一些。
  趁著樂哥兒的藥湯還沒熬好,余清澤先去洗了澡,又把鍋里的藥湯舀出來涼著,等樂哥兒洗完出來,就差不多可以泡了。
  余清澤今天也沒心思看賬本了,等樂哥兒泡完藥浴,息下汗來恢復了體力,他直接抱著樂哥兒就窩進了被窩里,身體覆上樂哥兒的身子,直接吻了上去。
  兩人自從樂哥兒開始治療以來,就沒親熱過,最多只親一親,這會兒,余清澤還有點兒酒后勁,身體蠢蠢欲動地,便覺得忍不了了。
  唇舌交纏的間隙,樂哥兒擠出最后的一點理智,比劃道:葉大夫說不能。
  余清澤啃了一口,低聲道:“我知道,不進去,弄出來就可以了,寶貝想不想?”
  樂哥兒被吻得暈乎乎地,眸光似水,春波蕩漾,臉上紅暈又起,不過他還是點了下頭。這么多天了,他當然也想了。
  見狀,余清澤身體下滑,縮進被子里……
  樂哥兒輕皺著眉頭,半瞇著眼感受著,怕把夫君給悶壞了,他雙手撐起被子,雙腿曲起,讓空氣能流通進去?勺詈,一陣陣戰栗感傳來,手上勁兒一松,到底是沒支撐到底,被子滑落下來。
  余清澤滿頭大汗地從被子里鉆出來,抓過床頭的布巾擦了把汗,又伸手進去被子給樂哥兒擦擦,還一邊問道:“寶貝舒服么?”
  樂哥兒還沒緩過勁兒來,只輕輕地點頭。
  余清澤吻著樂哥兒的唇,身體蹭著樂哥兒。
  樂哥兒也想效仿余清澤鉆被子給他服務一次?捎嗲鍧砂阉ё×瞬蛔屗禄,只牽過他的手引領到地方,示意他用手。
  在一屋子中藥味的包圍中,兩人將近十天來積累下來的欲望好好紓解了一次。
  完事后,就著樂哥兒泡澡的水,兩人稍微清理了下,余清澤又將浴桶清理出去,便抱著夫郎睡了。
  第二天起來,余清澤除了頭有點兒暈,身體積壓下來的壓力沒了,輕松了許多。
  等到大河過來時,他便找大河聊了聊,主要是想問問看大河以后的打算,如果以后他和胡當家他們弄了船隊,他想讓大河到船上去跟著,還可以學一學掌舵。
  他也沒隱瞞大河,將他的打算直接跟大河說了,然后說道:“這事也還沒定,不過八九不離十了。主要看你,愿不愿意過去幫我?主要是負責帶人去運面粉、海鮮和其他的一些東西。我還可以拜托胡當家,請一個老船長帶你,跟著學,應該比拉帆有前途一些!
  大河聞言雙眼一亮,黝黑的臉上泛起異樣的光彩,他激動道:“要去要去。我很久前就想學掌舵了,但是一般的船長不肯教!
  他這一年多來在船上都是做拉帆和搬運的,這些就是力氣活,并沒多少技術含量,任何一個人都能來替代。他也想過以后自己不能老吃力氣飯,想學點技術的,但是無奈,他跟的那個船運的船長都已經有徒弟,不收徒弟了,他也只好邊等著邊做打算。
  現在,余清澤提出這么個事,正好戳在了他心上,他能不立馬答應嘛。
  余清澤笑道:“那好,到時候事情定下來,我再通知你!
  大河高興點頭,道謝道:“好,多謝余大哥!
  大河這邊說定了,余清澤便去鐵匠鋪,請老板再給他弄一塊鐵板,隨后,他又開始準備起鐵板燒的配方來,要讓胡當家他們事先嘗一嘗這味道,才好放心合作。


第143章 他看起來就不禁打的樣子
  滋啦嗞啦,滋滋滋——
  幾串五花肉和雞柳串放到燒熱了的鐵板上,頓時發出了嗞啦嗞啦的油聲。不一會兒,五花肉里的油慢慢地烤了出來,空氣中頓時傳來一陣肉香味。
  余清澤不斷翻烤著鐵板上的五花肉和雞柳,見肉烤得差不多熟了,再撒上五香粉、孜然粉、辣椒粉、花椒粉,等到五花肉烤得透明、雞柳全部轉色,再刷上他特制的一層醬,稍微翻轉一下,大功告成。
  烤肉的焦香和孜然的味道飄滿了整個聚福樓大廳,香噴噴地,所有客人都聞到了這味道。
  “這是烤肉的香味嗎?誒,伙計,你們還賣烤肉呢?我們也點一份!币粋客人問道。
  小樹也忍不住吸了吸鼻子,簡直垂涎欲滴,他笑著答道:“不是的,聚福樓沒做烤肉,是老板今天招待朋友,特別做的!
  客人惋惜道:“是嗎?可惜,聞著就想吃了呢!
  這會兒,正是快到晚飯飯點的時候,大廳里已經坐了七八桌客人,都是怕沒位置提前來的,一邊喝茶一邊慢慢等。
  余清澤和幾個當家的下午商量完了事情,便將他們叫了下來,一起到后院來看他做鐵板燒。
  廖當家拿起一串烤得微微焦黃,肥肉透明,表面還能看見孜然粒的五花肉,一口進嘴,咬下兩塊。
  五花肉肥而不膩,瘦而不柴,邊上微微焦黃的油渣兒脆脆的香香的,加上孜然和其他香料的味道,這烤五花肉簡直就是肉食動物的最愛!
  “唔,這個烤五花肉好吃,我就喜歡吃這種肉!”
  廖當家三兩口就吃完了一串五花肉,然后又拿了一串雞柳。
  雞柳外焦里嫩,香料和調料都已入味,滋味也是非常棒。
  “好吃!就是太少了,不過癮!小余你多烤點!”
  胡當家一邊嘗著一邊看著還在碗里腌著的蝦,說道:“唔,好吃。待會的蝦誰也別跟我搶啊,誰跟我搶,我跟誰急我跟你們說!
  因為魷魚和蝦味道重,為了不串味,要放在最后烤,喜歡吃海鮮的胡當家和趙少爺都滿心在等待。
  “你跟我搶肉我也沒跟你急啊!绷萎敿揖托λ,他那份已經吃完,然后感嘆道:“誒,這個時候再來一壇酒,小酒喝著,烤肉吃著,這日子,美!小余,你這一個鐵板烤得太慢了,我們都吃完了!
  余清澤又烤好了十來串肉,放到盤子里,一下就少了五串,他笑道:“幾位當家覺得這味道開店可還行?能不能賺錢?”
  “行行行!”
  “那必須行!”
  余清澤笑了一下,開始烤蔬菜,他又說道:“廖當家剛剛說得對,這肉啊,就得有酒配著,到時候咱們進些不同價位的酒,肯定也好賣的!
  趙少爺道:“要不要像你這聚福樓一樣,弄幾個雅間?”
  余清澤答道:“也可以,不過這樣的話,鋪面就要大一些了,得兩層了,不然一層不夠用!
  另一個當家的說道:“鋪面大點沒問題,有這味道就不怕!
  余清澤一邊烤著,當家的們一邊吃著,他們還一邊談著事情。
  趙少爺吃了串烤白菜,說道:“這白菜這么一烤,也別有風味啊。廖世叔你嘗一嘗,很好吃的!
  廖當家就是純粹的肉食動物,那些個烤蔬菜他都沒動,擺手道:“我不愛吃青菜,你們吃!
  胡當家幽幽冒出一句:“你小心你又那啥!
  “哪啥?”趙少爺抬頭問道。
  廖當家臉一紅,瞪了胡當家一眼,跟趙少爺道:“沒啥沒啥,別聽你胡世叔瞎咧咧!辈贿^他卻伸手拿過一串烤白菜吃了起來。
  最后,終于等到烤魷魚和烤蝦了,胡世叔和趙少爺都等很久了。
  余清澤將鐵板上清理了一下,燒熱后放了一點點油,將碗里已經腌制好的魷魚串放到燒熱的鐵板上,邊烤邊用小鏟子將魷魚里多余的水分擠出來,翻一面又繼續壓,等到魷魚轉色邊上卷起來了,再灑上一些洋蔥片,又撒上孜然粉花椒粉等香料,刷上特制的醬料,不一會兒鐵板烤魷魚的香味便散發出來。
  “來嘗嘗看!庇嗲鍧蓪⒛且淮蟀芽竞玫聂滛~放到一個大盤子里遞給胡當家。
  胡當家將盤子端到小桌子上,當即拿了一串吃起來。
  鮮美潤滑,肉嫩咸香,香而不膩,也不腥,味道十分好。
  “味道不錯!”胡當家點頭道。
  趙少爺也點頭,道:“好吃!
  他們倆肯定是愛吃的,余清澤比較關注另外三位的感受,他問道:“廖當家、林當家、田當家,怎么樣?如果平?沙钥刹怀缘娜,吃了后會喜歡上嗎?”
  平?沙钥刹怀缘,他們三個就是代表了。
  “還不錯!绷之敿尹c頭,道:“我覺得這海鮮,可能就要味道重一點,才好吃!
  田當家說道:“應該是這種香辣的會掩蓋住那海腥味,小余又處理得好,所以我們便不覺得腥了。那要是普通的伙計,能處理好嗎?”
  余清澤答道:“其實這個問題,只要前面腌制的時候處理好了,烤的時候稍微注意一下,也就差不多的!
  廖當家道:“很不錯,我覺得可行!闭f著,廖當家又吃了一串。
  余清澤又把蝦做好。
  這蝦的味道比魷魚更容易讓人接受,幾位當家的吃得很是滿意,特別是喜歡吃蝦的胡當家,一個人差不多吃了一半。
  將鐵板燒的味道都嘗了一遍,幾人又轉到樓上小雅間去邊吃飯邊說事情。
  合作的事情是定下了,不過還沒有最后擬定契約文書,這個工作最后交給了胡當家去擬定。
  胡當家做事很快,兩天就將合作契約條款擬好了。幾人又找時間湊一起,一條條邊商量邊修改,最后定了稿。
  隨后,重新謄寫了六份后,幾人簽字畫押,人手一份,事情定了下來。
  關于出資與分成這方面,林當家和田當家各占一份,其余四家各占兩份。又因為余清澤有廚藝,胡當家在船運上起決定作用,他們倆便又憑自己

  • 官方微信
下载吉祥棋牌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