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中心:

【最新公告】現招聘寒假工/實習生/普工/儲備干部/CAD設計/倉庫管理員/采購助理/辦公室文員/人事助理/專員/測試工程師助理。

聯系我們

  • 鵬鼎控股(淮安)有限公司

    聯系人:何經理

    手機:15687657767
    地址:江蘇省淮安市經濟技術開發區鴻海北路

    QQ:2110207736

     點擊咨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合作加盟

  • 歡迎各地勞動部門,人力資源機構,各大中院校就業部門,寒暑假代理加盟合作,待遇豐厚。

    企業主要生產手機,電腦線路板
    1、招聘對象:社會工/農名工,4個月以上實習生,
    2、年齡要求:18-40周歲,學生16.5周歲以上即可;
    3、招聘要求:男女不限,會26個英文字母,無明顯煙疤紋身;
    4、薪資待遇:底薪1900➕崗位補貼➕全勤獎400-600,正式工和廠里簽訂合同。到手工資3800-4800以上。
    5、吃住情況:每月300元餐費補助,住宿免費(4-6人間,空調,獨立衛生間,水電全免)
    6、工作時間:早8:00-晚20:00,晚20:00-早8:00,10小時兩班制;
    7、工作地址:淮安市開發區鴻海北路168號
    注:身份證過期,無磁,臨時身份證均不可以

    聯系人:何經理

     電話:15687657767

    Q Q:2110207736

暢哥兒點頭,道:“每天你吃完剛走一會兒,深圳私家偵探 東莞私家偵探樂哥兒他們夫夫就會過來了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常見問題 >
暢哥兒點頭,道:“每天你吃完剛走一會兒,深圳私家偵探 東莞私家偵探樂哥兒他們夫夫就會過來了
點擊率:1      發布時間:2018-10-22

 的技術抵了一份,在出資方面便只要各自再出一份的銀子便可。
  先期湊了八百兩銀子,工作便開始了。
  船運方面由胡當家去處理,買幾條船,再租幾條船,就差不多,還要找有經驗的船長和船員;小店招人方面由林當家和田當家處理;余清澤負責店鋪里的設計和廚子及人員的培訓,廖當家便負責找店鋪和跟進裝修,趙少爺便負責按照余清澤開的單子去采買定制其他東西。
  幾人都忙起來,時間也不知不覺就進入了臘月。
  臘八過后,薛大夫家的藥堂弄好開業了,叫杏仁堂,就在東大街上。他們一家以前在京城也開過藥堂,都有經驗了,而且都是大夫,坐堂看病都不用再請大夫。
  薛白術的大哥對藥材比較在行,進藥材什么的都是他在管理。樂哥兒所用的所有藥材,葉大夫都是按照進價給他們用的,這讓他們十分感激。
  開業那天,余清澤和樂哥兒便特意帶了禮物上門慶賀。
  京城里回來的當過太醫的大夫能開藥堂還看診,這對桐山的百姓來說是件大好事,當天去慶祝的人也十分多。
  余清澤和樂哥兒沒多打擾,待了一會兒便回來了。
  第二天,到小吃店吃點心的時候,他們剛坐下一會兒,便看到薛白術帶著小廝進來了。
  隨后,他們便看到小廝直接去取餐了,薛白術則徑自走到暢哥兒身邊,跟暢哥兒打了個招呼然后聊了起來,看起來還十分熟悉的樣子。
  樂哥兒撞撞余清澤的胳膊,示意他往那邊看。
  “怎么了?”余清澤問道。
  樂哥兒看了那邊一眼,偷偷給余清澤比劃道:暢哥兒和薛少爺什么時候這么熟了?”
  余清澤看了一眼,搖頭道:“不知道,你們天天去他家,可能暢哥兒在外面等著無聊,跟薛少爺聊天熟悉了?”
  樂哥兒搖頭,比劃道:我們每次去的時候,薛少爺早就出門了,只有一兩次正好碰到他出門的,他們也只是打個招呼沒怎么聊的。
  余清澤聳了聳肩,道:“那就不知道了!
  見余清澤對這方面一點都不敏感,樂哥兒便自己偷偷觀察起來。
  門口,薛白術問道:“暢哥兒,你今天做的是哪幾樣點心?”
  暢哥兒看了他一眼,給一個客人取了餐盤后,然后笑著道:“你猜?”
  薛白術便到點心區去走了一圈,然后道:“蓮蓉包、水晶餃。對不對?”
  暢哥兒瞪大眼睛看著薛白術,驚訝道:“你怎么知道的?”
  薛白術勾唇一笑,道:“你猜?”
  聞言,暢哥兒噗呲笑出聲來,道:“要不要這么計較?”
  “這個是我的秘密!毖Π仔g搖頭笑,然后對小廝喊道:“桂皮,給我拿兩個蓮蓉包,一碟水晶餃,一碗紅豆粥!
  “好的少爺!苯泄鹌さ男P揚聲答道。
  “薛少爺,你們今天好像晚了點?”暢哥兒一邊給客人指引,抽空又問了句薛白術。
  “嗯,昨天我爹考我功課,弄到很晚,今早睡過頭了,起晚了點!毖Π仔g看了暢哥兒一眼,眨眨眼,又問道:“暢哥兒知道我每天幾時過來?”
  暢哥兒點頭,道:“每天你吃完剛走一會兒,樂哥兒他們夫夫就會過來了。今天樂哥兒他們先到了呢!
  “哦……”薛白術下意識看了下樂哥兒他們那一桌,正好碰上樂哥兒好奇的視線,他笑著點了下頭,然后轉過頭,摸了摸鼻子,看到小廝結好賬了,他說道:“暢哥兒,那我去吃早點了!
  “行,薛少爺吃好!睍掣鐑盒χ。
  薛白術跟著小廝到了一個桌坐下,吃起來。
  樂哥兒看看暢哥兒,又看看薛白術,唇角微微彎了起來。
  等到兩人去薛府的時候,馬車上,樂哥兒拉了下暢哥兒,然后試探著跟他比劃道:薛少爺這么年輕就能給人看病了,真是年少有為。
  暢哥兒點頭道:“是啊,我早上還聽說他爹還考他醫術上的功課呢,你說他不會給人家看錯吧?”
  樂哥兒勾唇笑了一下,然后比劃道:你擔心呀?
  暢哥兒點點頭,道:“有一點,你說要是看錯了,那病人多可憐啊!
  樂哥兒眨眨眼:……
  他比劃道:你不擔心薛少爺嗎?
  暢哥兒擰眉想了想,道:“也有點兒擔心,萬一被病人家屬打了怎么辦?他看起來就不禁打的樣子!
  樂哥兒:……好像有點兒不對。


第144章 你吃醋的樣子特別好看
  樂哥兒又特意跟暢哥兒聊了一下,才知道薛白術每天早餐都是來小吃店吃的。
  隨后幾天,樂哥兒特意拉著余清澤每天早了兩刻鐘起來,然后過去吃早飯的時候就正好能碰上薛白術。
  經過他幾天的觀察,每天薛白術到了店里后,都是小廝去拿吃的,然后薛白術就會跟暢哥兒聊一會兒?瓷袂,兩人聊得挺開心,不過也不會多聊,到小廝結完賬也就結束了。
  樂哥兒又發現,每天薛白術吃的必定是暢哥兒做的點心,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區分出來。樂哥兒都要自己去問暢哥兒才知道他當天早上都做了什么。
  樂哥兒越看越覺得這薛少爺肯定是對暢哥兒有想法了。
  暢哥兒長得好看,一雙眼睛特別靈動,性格活潑又爽朗,勤快又孝順,對人也好,這么好的哥兒,要是自己是個漢子,也會喜歡的。
  樂哥兒就覺著得要個好漢子才能配得上暢哥兒。
  說起來,暢哥兒今年十八了,過了年該十九了,在村里成親算晚的了。因為他之前跟家里說過要自己找,叔么他們都拿他沒辦法,也希望他能找著喜歡的人,便由著他了。
  如果是薛白術薛少爺的話……
  樂哥兒嘴角彎彎,覺得自己這想法真是特別棒!
  余清澤看著樂哥兒使勁盯著薛白術在看,臉上還帶著笑,頓時不高興了?磦一天兩天就算了,這都看了三四天了!
  他雙手捧著樂哥兒的臉轉向自己這邊,很不爽地問道:“夫郎,你看別的漢子看得很開心?”
  樂哥兒莫名其妙:……
  好一會兒他才反應過來,頓時笑彎了雙眼,笑意晏晏地比劃道:夫君,你吃醋了嗎?
  余清澤很鄭重地點頭,道:“對,吃醋了。不準盯著別的漢子看!
  樂哥兒眨眨眼,眉眼彎彎地比劃道:你吃醋的樣子特別好看。
  余清澤:……
  樂哥兒把余清澤捧著自己臉的手拉下來,深圳私家偵探  東莞私家偵探比劃道:你覺不覺得薛少爺和暢哥兒特別般配?
  薛少爺和暢哥兒?
  余清澤轉頭看向門口的方向,看著兩人,問樂哥兒:“你這幾天就是在想這事?”
  樂哥兒點頭,比劃道:薛少爺每天來了都會找暢哥兒聊天,還總是吃他做的點心。
  余清澤:……真的沒注意過這個問題。
  樂哥兒又比劃道:如果他們能成就好了。
  余清澤喝了口粥,道:“這個得看緣分,咱們不好插手!
  樂哥兒自然也懂這個理,便點點頭,心道,若是有機會能撮合,自然也是要幫著撮合一下的。
  這天,天氣特別冷,還下著雨,老北風呼呼地,吹得窗戶哐哐作響,陰冷陰冷的。
  樂哥兒睡覺前聽著外面風雨刮過的聲響,擔心地跟余清澤比劃道:天這么冷,幾個護衛大哥沒事吧?要不要給他們送兩件厚棉衣?
  平常到了飯點,樂哥兒他們就把飯菜裝食盒里,放到儲藏室,他們會自己過去吃飯,等吃過飯就不見人影了。
  余清澤看了門外一眼,道:“也不知道他們藏身在哪里,他們有經驗了,應該沒事吧?”
  不過還是有些擔心的,余清澤拿著兩件棉衣出去走了一圈,對著空蕩的大廳問了一句:“羅護衛,你們冷不冷?我給你們拿了兩件厚棉衣!
  “多謝余老板,我們沒事,你去休息吧!
  余清澤抬頭,聲音應該是從房梁上傳來的,他將棉衣放在椅子上,道:“那我把棉衣放這里,你們要是冷了記得穿上!
  “好,多謝!
  半夜的時候,余清澤他們忽然被一陣響聲驚醒了,余清澤聽了一下,像是打斗聲。
  余清澤趕緊套上厚棉衣棉褲,拿過角落的一根棒子就出去了。
  聲音是從廚房傳來的,他趕緊摸到了廚房邊,里面黑漆漆的,只看見三個人影打成一團,他也分不清誰是誰,不好下手。
  他返回房間,拿出燈盞點亮,那邊,打斗聲已經停止了。
  樂哥兒也起來了,比劃道: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出去看看!
  兩人拿著燈盞到了廚房,那邊,也已經點亮了燈。
  “余老板,把你們吵醒了?”羅護衛見兩人起來了,問道。
  余清澤搖頭,道:“沒事。怎么回事?這人想做什么?”
  地上,另一個護衛正在把一個黑衣人綁起來。
  羅護衛答道:“從前面窗戶進來的,我想看看他究竟想干嘛,便放他進來了。進來后就直奔廚房那邊去了,應該是那邊的人!
  那邊,指的就是賈府那邊了。自從賈孝仁被抓了,香滿樓第二天就關門了。
  就像蔡大人推測的那樣,他們果然還想著來報仇。
  “明天咱們送去官府,沒事了,余老板你們去休息吧,我們來審問,明天告訴你們消息!绷_護衛道。
  見人抓住了,余清澤點頭道:“辛苦你們了!
  第二天一早,也不知道那人被護衛們帶到哪里審問了,反正回來的時候那人精神明顯很萎靡。
  羅護衛告訴余清澤,這人就是賈孝仁養的那群人里的一個。因為賈孝仁被抓了,那些人自然也就散了,但是里面的一些人還跟賈父聯系上了,這人便是賈父派來給兒子報仇的了。
  “你們放心,我們這就把他送去官府!绷_護衛和小吃店那邊另一個護衛提溜起那人,兩邊又各留下一個人看著,這才往官府去了。
  吃早飯的時候,暢哥兒他們也知道了。
  暢哥兒阿么就說道:“咱們這陣子沖了小人了,事情這么多,有空還是要到寺里去拜拜,求菩薩保佑保佑!
  慶哥兒說道:“我前兩天聽一個夫郎說,城東安福寺蠻靈的,前陣子還來了個新主持,法力高深,許多人都去請平安福,請他誦經給平安福平安玉什么的加持呢!
  樂哥兒聽了,有些心動。他們這一年多以來,確實遇到好多事情。
  “樂哥兒,明天正好十五,也不用針灸,不如我們明天去安福寺拜拜菩薩?請幾道平安;貋?”暢哥兒說道。
  聞言,樂哥兒點點頭。
  余清澤對這事沒什么看法,他原本是個唯物主義者,但是自從在自己身上發生了穿越這回事后,他的三觀已經被顛覆了,仿佛冥冥中真的有某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存在著。
  反正,他現在是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了,而且能讓樂哥兒心安,他也覺得挺好的。
  第二天一早,樂哥兒和暢哥兒就坐著馬車出發了。
  安福寺就建在城東不遠的一座山上,香火挺旺盛。這天雨停了,又是十五,來祈福的人挺多。
  讓車夫將馬車停在山腳,樂哥兒和暢哥兒便帶著香燭上山了。
  拜完了菩薩,兩人又專門去新主持那里請平安福。
  人很多,他們排了好一會兒隊,才輪到他們。
  樂哥兒請了五道平安福,給家里每個人都請了一道,保佑健康平安。
  暢哥兒也給家人都請了平安福,收好了準備走的時候,那個主持忽然跟暢哥兒說道:“這位施主,老衲觀你眉含春意,面帶桃花,紅鸞星動,近期可喜遇良人矣!
  “?”暢哥兒懵逼臉,問道:“大師,您說我嗎?”
  樂哥兒在一旁聽了,眼睛霎時一亮!
  喜遇良人!
  大師點點頭,道:“此人與施主為良配,還請施主不要錯過了!
  暢哥兒聞言,頓時來了興趣,問道:“大師,不知您是否能算出我那良人姓甚名誰,是何模樣,我怎么才能知道他就是我的良人?”
  大師一臉高深莫測,道:“此為天機,施主還需憑心自行感悟!
  “這樣啊,那大師,我再請一道姻緣符吧,您幫我跟菩薩商量商量,保佑我早日遇見良人啊!睍掣鐑河肿,跟大師說道。
  于是,暢哥兒又請了道姻緣符。
  待兩人走后,一個人影來到大師身邊,彎腰行了個禮,說道:“多謝大師成全!
  出了安福寺,兩人往山下走。
  暢哥兒拿著姻緣符左看右看,愛不釋手笑瞇瞇的。
  樂哥兒看著他打趣道:別著急,說不定今天就能遇見你的良人了。
  暢哥兒難得地紅了一下臉,用胳膊撞了樂哥兒一下,說道:“哪里有那么快啦,能在明年遇見就不錯啦!
  樂哥兒又比劃道:說不定早出現了就等著跟你相遇了呢,大師不是說近期嗎?
  “是嗎?”暢哥兒忍不住抬頭暢想了一下,如果能遇到一個像余老板對樂哥兒這樣好的人對自己,那就好了。
  想著想著,暢哥兒腳下一個沒注意,就在石階上崴了一下腳。
  “哎喲,好痛——”暢哥兒痛呼出聲,差點摔一跤,幸虧樂哥兒眼疾手快拉住了他。

  • 官方微信
下载吉祥棋牌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