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中心:

【最新公告】現招聘寒假工/實習生/普工/儲備干部/CAD設計/倉庫管理員/采購助理/辦公室文員/人事助理/專員/測試工程師助理。

聯系我們

  • 鵬鼎控股(淮安)有限公司

    聯系人:何經理

    手機:15687657767
    地址:江蘇省淮安市經濟技術開發區鴻海北路

    QQ:2110207736

     點擊咨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合作加盟

  • 歡迎各地勞動部門,人力資源機構,各大中院校就業部門,寒暑假代理加盟合作,待遇豐厚。

    企業主要生產手機,電腦線路板
    1、招聘對象:社會工/農名工,4個月以上實習生,
    2、年齡要求:18-40周歲,學生16.5周歲以上即可;
    3、招聘要求:男女不限,會26個英文字母,無明顯煙疤紋身;
    4、薪資待遇:底薪1900➕崗位補貼➕全勤獎400-600,正式工和廠里簽訂合同。到手工資3800-4800以上。
    5、吃住情況:每月300元餐費補助,住宿免費(4-6人間,空調,獨立衛生間,水電全免)
    6、工作時間:早8:00-晚20:00,晚20:00-早8:00,10小時兩班制;
    7、工作地址:淮安市開發區鴻海北路168號
    注:身份證過期,無磁,臨時身份證均不可以

    聯系人:何經理

     電話:15687657767

    Q Q:2110207736

安福寺建在山頂,山雖然不算高,深圳私家偵探 東莞私家偵探但從山上到山腳,也需要兩刻鐘左右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常見問題 >
安福寺建在山頂,山雖然不算高,深圳私家偵探 東莞私家偵探但從山上到山腳,也需要兩刻鐘左右
點擊率:1      發布時間:2018-10-22

樂哥兒扶著他到邊上石頭上坐下,比劃道:怎么樣?很痛嗎?
  “痛,好像崴到了!睍掣鐑好竽_踝,皺眉說道。
  樂哥兒將他的鞋襪脫下來,腳踝哪里已經紅腫起來,他輕輕碰了一下,暢哥兒頓時痛得抽氣。
  見狀,樂哥兒正準備將暢哥兒的鞋襪穿上,然后背暢哥兒下山。
  這時,兩個人影在他們面前站住了。
  “余夫郎,暢哥兒,你們這是怎么了?”
  兩人抬頭,看到薛白術和葉大夫站在他們面前。
  樂哥兒心中一喜,暢哥兒的良人來了!
  暢哥兒看見葉大夫兩人,頓時皺眉解釋道:“葉大夫,薛少爺?你們也來祈福?我不小心崴到腳了!
  聞言,薛白術立即走過來蹲下身,皺眉說道:“我看看!
  樂哥兒給他讓出位置,退到一邊。
  薛白術半跪,左手握住暢哥兒的左腳腕另其伸展開來,然后仔細看了看,又檢查了一下,說道:“扭到了,沒傷到骨頭,無大礙!
  聽到無大礙,兩人松了口氣。
  隨后薛白術給暢哥兒把襪筒穿上,綁好,蹲下身,說道:“來,我背你下去!
  “?你背我?”暢哥兒看著薛少爺的背,頓了一下,道:“我,我自己可以下去的,弄個樹杈來就可以了!
  薛白術道:“快上來,早點兒回去敷藥!
  “我,很重的!边@一看就是讀書人沒干過重活的身板,能背得起我?暢哥兒有些懷疑。
  薛白術好笑地看了暢哥兒一眼,道:“放心,不會摔了你的!
  暢哥兒看了看他,又看了下樂哥兒。
  樂哥兒拿著他的鞋子,對他點點頭。
  “那就,麻煩薛少爺了!睙o奈,暢哥兒只好趴到了薛白術背上。
  “趴穩了哦!毖Π仔g挽住暢哥兒的腿,一下就站了起來,嘴角輕揚著往山下走去。
  樂哥兒扶著葉大夫跟在后面,心里想著,大師的話,可真靈。
  作者有話要說:  暢哥兒皺眉:這小身板……
  薛白術挑眉:公主抱,來一個?


第145章 公主抱
  安福寺建在山頂,山雖然不算高,但從山上到山腳,也需要兩刻鐘左右。
  這是按照正常人的速度。
  但是,對于背著一個成年人下山的薛白術來說,兩刻鐘顯然還是有些勉強的。
  特別這背著的人還是自己心儀的打算追求的人,這路再長點,也沒關系。而且,這路還有點兒滑,要是不小心摔了,那自己的形象可就全毀了。
  因此,薛白術走得比較慢,但是很穩。
  下到一半,暢哥兒看著薛少爺滿頭的汗,走得也比較慢,眼看著旁邊一個老么都超過他們了,心里十分過意不去,感覺是不是自己太重了。
  他道:“薛少爺,你還是放我下來吧,我慢慢走下去就可以了!
  薛白術搖頭,道:“沒事,你不重。深圳私家偵探  東莞私家偵探就是昨天剛下了雨,我怕走快了腳滑把你給摔了!
  暢哥兒聞言,心中微暖。這個薛少爺,平?雌饋砦奈娜跞跏植荒芴峒绮荒芴舻臉幼,想不到還背著自己走了這么久。
  他從懷里拿出手帕,給他把額頭的汗水擦了擦。
  薛白術配合地停下步子,微微側過臉,讓暢哥兒給他擦汗。
  此刻,兩人的臉距離非常近,相隔最多也就半尺左右。
  暢哥兒呼出的氣息輕輕打在薛白術的側臉上,輕輕柔柔地,感覺微癢。
  “多謝!毖Π仔g輕笑一下,待暢哥兒給他擦完后,趕緊轉過頭。
  這跟暢哥兒的距離太近了,感覺稍稍再轉下頭就能碰到暢哥兒的臉了似的,略緊張,耳朵有點兒發燙。
  暢哥兒收回手,搭在薛白術的肩上,眼睛不小心瞥見了薛白術的耳朵,尖尖全紅了。
  這么冷的天,真是難為他了,身上出著汗,可耳朵還是凍紅的。
  可能是因為薛白術從小就跟著他爹么學醫,他身上有股淡淡的草藥味,靠近了才能聞到。
  不難聞。
  因為知道他是大夫,反而讓人感覺有些踏實和安心。
  跟他平常和自己聊天時候的感覺,又不一樣。
  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起,這薛少爺每天來吃早餐就會跟自己聊一會兒。
  明明是個讀書人模樣,卻喜歡跟他這個小幫工聊天,為人很是隨和,一點架子也沒有,因為他是大夫,醫者仁心嗎?
  不過跟他聊天還挺開心的……
  “暢哥兒,到了!
  暢哥兒聽到薛白術的聲音,立馬回過神來,不知道什么時候,他們已經下了山到了馬車邊。
  薛白術將暢哥兒放到馬車上坐著,然后說道:“你們直接到杏仁堂去,我給你弄藥敷一敷!
  “謝謝薛少爺!睍掣鐑旱懒酥x,看著他頭上的汗,把手帕遞給他,道:“給,擦下吧!
  薛白術接過來,擦了把汗,笑道:“等我洗干凈還你!
  “不用麻煩,給我,我來洗就可以了!睍掣鐑赫f道,伸手想接過手帕。
  薛白術卻一手將手帕塞到了懷里,說道:“那怎么行,我洗好了再還你。你快進馬車去,外面冷!
  樂哥兒扶著暢哥兒進了馬車,車夫趕著車往回走。薛家的馬車就在他們后面。
  樂哥兒看了暢哥兒一眼,比劃道:薛少爺人可真好。
  暢哥兒也點頭,道:“嗯,挺不錯的!
  樂哥兒見他沒啥反應,又比劃道:以后誰成為他的夫郎,肯定很幸福。
  “是啊,他人挺好,性格也好,葉大夫人也好,薛大夫人也很好,都是大夫,又明事理,哪個哥兒嫁給他,真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睍掣鐑焊袊@了一下,又說道:“像他們家那樣的家世,肯定也得是個門當戶對,知書達理的好哥兒!
  門當戶對,知書達理……
  原來暢哥兒是這么想的嗎?難怪他都沒反應,根本就是沒往這方面想過。
  樂哥兒又比劃道:我覺得薛少爺不像是會看中家世的人。
  暢哥兒看了樂哥兒一眼,搖頭笑道:“那相差太大,整日沒話說,那不得悶死?”
  樂哥兒比劃道:你跟薛少爺就很聊得來啊。
  “我?”暢哥兒手指著自己,哈哈大笑起來,笑了好一會兒,他才停下,說道:“樂哥兒,你不知道,薛少爺啊,他喜歡吃點心,所以才跟我聊天的!
  樂哥兒眨眨眼,道:他每天都挑你做的點心吃。
  暢哥兒吃驚,道:“有這回事?”
  樂哥兒朝暢哥兒擠擠眼,比劃道:不信你自己看。他還知道哪些是你做的。
  暢哥兒懷疑地看著樂哥兒,搖頭道:“不可能!
  雖然薛少爺曾經猜到過自己做的是什么點心,但那好像也只有一兩次吧?他問了自己。其他沒問的時候,他倒是沒注意,但是,怎么想都覺得不可能吧,這么多點心,還能每天都知道哪樣是自己做的?他們做的都差不多好嗎?
  “絕對不可能!睍掣鐑汉軋远ㄗ约旱南敕。
  樂哥兒無奈搖頭,表示你自己往后看看就知道了。
  馬車到了杏仁堂后,樂哥兒扶著暢哥兒下來,正想自己背暢哥兒進去,看到后面薛白術從馬車上跳下來,他立馬不動了。
  然后,薛白術就過來了,又把暢哥兒背進了藥堂里。暢哥兒推脫不過,只得從了。
  樂哥兒笑瞇瞇地跟在后面,進了藥堂。
  薛白術親自給暢哥兒弄了草藥敷上了,然后包扎好,叮囑道:“這幾天吃清淡點,注意這只腳不要沾水,也不要踩地,以后我每天早上過去給你換藥,你不用過來!
  暢哥兒不好意思道:“那怎么好意思,理應我過來才是!
  “反正我每天都要去吃早點的,沒關系,你別跑了,腳又不方便!毖Π仔g包扎好,又蹲下,道:“來,我送你回去!
  暢哥兒摸摸鼻子,這背進背出的,藥堂里那么多人看著,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我自己走!闭f著,暢哥兒就站起來,準備踮著腳跳到門口馬車上去。
  “唉,我說了你這腳不能受力,怎么走?”兩人挺熟了,薛白術說話也沒那么講究,直言道。
  “我蹦過去,右腳還好的。你看!睍掣鐑禾艘徊,挺穩,還回頭沖薛白術展示了一下成果。
  薛白術無奈了,干脆走過去,一把打橫抱起暢哥兒。
  “哇啊——”暢哥兒猛然失去重心,嚇了一跳,下意識摟緊了薛白術的脖子,反應過來后整張臉都紅了。他羞憤地壓低聲音道:“薛少爺,你做什么啦,快放我下來!
  薛白術第一次看見暢哥兒臉紅,有些稀奇,道:“你害羞?我剛就說要背你,你不聽,你這一蹦一蹦的,萬一再摔了,可怎么辦?我這可是為你好!
  暢哥兒要羞暈了,簡直想把眼前這張臉給撓花。
  這背和抱能一樣嘛,?!
  “你放我下來,背,用背的!”看到全藥堂的人都看著他們,樂哥兒還在后面笑,暢哥兒急道。
  薛白術笑道:“就幾步路,換來換去多麻煩,看,到了!
  說著,薛白術就將暢哥兒放到了馬車上。
  暢哥兒屁股一挨上馬車,趕緊撒手,臉紅得不像話,咬牙道:“多、謝、了!”
  說完,他轉身手腳并用爬進了車廂里,速度非常之快。
  薛白術看他的樣子,感覺好像做過頭了,惹人生氣了,趕緊拉開馬車門,道:“誒,暢哥兒,你別生氣啊,我就是著急,怕你腳又摔了……”
  暢哥兒已經爬著坐好了,瞪他一眼,飛快說道:“哎呀薛少爺你說什么我什么都沒聽見藥堂里還有人等著你呢快回去吧今天真是多謝你了謝謝了啊!
  聽著他這一口氣不帶喘的話,薛白術憋著笑,心道,怎么能這么可愛呢?生氣也可愛。
  “那行,我明天去給你換藥,記著不要沾水啊!彼持覆洳浔亲,忽然又說道:“不然我還是送你回去小吃店吧?”
  “不用!”暢哥兒立馬拒絕了,這要讓他再把自己給抱回小吃店,那他不用做人了,會被笑死的。
  薛白術很遺憾,道:“好吧,那你自己當心點,這陣子千萬別用那只腳受力,記住了!
  “記住了!”暢哥兒趕緊點頭。
  樂哥兒在后面聽了好一會兒了,都快忍不住要笑了,見他們終于說完了,趕緊上了馬車。
  等車夫駕車駛出去一段路,樂哥兒捂著肚子瘋狂大笑。
  也虧了他出不了聲,不然這會兒,車廂里肯定全是笑聲。
  “笑啥笑啥,你還笑?!”暢哥兒抓起馬車里墊腰的一個小枕頭往樂哥兒身上捶,一邊捶一邊控訴道:“還笑還笑?!凈看我笑話,還不幫我!”
  樂哥兒邊笑邊無辜地比劃道:我這不是沒來得及去扶,你就被薛少爺給抱起來了嘛。
  暢哥兒氣悶地捶了一下枕頭,氣著氣著,自己也忍不住笑起來。
  這事情,真是太丟臉了!
  “都怪你都怪你都怪你,我要報仇……”暢哥兒伸手就往樂哥兒身上撓,專門往樂哥兒怕癢的地方下手,哪兒癢往哪兒撓。
  樂哥兒邊躲邊求饒,笑得快喘不過氣來。
  馬車經過聚福樓的時候,樂哥兒也沒下車,直接讓車夫到小吃店去了。
  杏仁堂跟小吃店相隔也不遠,兩人笑鬧了一會兒,也就到了。
  樂哥兒先跳下了馬車,然后伸出雙手,做出要抱的姿勢。
  暢哥兒剛挪出來就看到樂哥兒又打趣他,伸手在他手上使勁拍了一下,哭笑不得地道:“還來?!我跟你說,你可不準跟別人說啊,余老板也不準說,不然我跟你沒完!”
  樂哥兒也沒躲開他的手掌,笑著點點頭,將暢哥兒背回了小吃店。
  另一邊,薛白術回到藥堂后,進了自己看診的屋子,看見他阿么正在里面坐著。
  “阿么,要我送您回去嗎?”
  葉曼瞥他一眼,沒好氣道:“你還記得你阿么?”
  薛白術撓撓頭,笑道:“阿么這說的什么話,不記得誰也不會不記得您啊!
  “得了吧,凈賣乖!比~曼喝了口水,然后問道:“你今天是不是找了悟大師讓他幫你騙人了?”
  薛白術立馬搖頭,道:“什么騙人啊,阿么,我是請了悟大師指點指點暢哥兒,不然他都不知道什么時候能開竅。而且,了悟大師才不是瞎說,他也是看我和

  • 官方微信
下载吉祥棋牌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