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中心:

【最新公告】現招聘寒假工/實習生/普工/儲備干部/CAD設計/倉庫管理員/采購助理/辦公室文員/人事助理/專員/測試工程師助理。

聯系我們

  • 鵬鼎控股(淮安)有限公司

    聯系人:何經理

    手機:15687657767
    地址:江蘇省淮安市經濟技術開發區鴻海北路

    QQ:2110207736

     點擊咨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合作加盟

  • 歡迎各地勞動部門,人力資源機構,各大中院校就業部門,寒暑假代理加盟合作,待遇豐厚。

    企業主要生產手機,電腦線路板
    1、招聘對象:社會工/農名工,4個月以上實習生,
    2、年齡要求:18-40周歲,學生16.5周歲以上即可;
    3、招聘要求:男女不限,會26個英文字母,無明顯煙疤紋身;
    4、薪資待遇:底薪1900➕崗位補貼➕全勤獎400-600,正式工和廠里簽訂合同。到手工資3800-4800以上。
    5、吃住情況:每月300元餐費補助,住宿免費(4-6人間,空調,獨立衛生間,水電全免)
    6、工作時間:早8:00-晚20:00,晚20:00-早8:00,10小時兩班制;
    7、工作地址:淮安市開發區鴻海北路168號
    注:身份證過期,無磁,臨時身份證均不可以

    聯系人:何經理

     電話:15687657767

    Q Q:2110207736

 “我哪里懷疑你體力啦?我只是說我很重啊。深圳私家偵探 東莞私家偵探”暢哥兒有點兒心虛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常見問題 >
 “我哪里懷疑你體力啦?我只是說我很重啊。深圳私家偵探 東莞私家偵探”暢哥兒有點兒心虛
點擊率:1      發布時間:2018-10-22

 暢哥兒的面相很般配,才愿意幫我的。您不是讓我趕緊找個人成親嗎?我這不正努力著嗎?”
  葉曼搖頭,道:“傻兒子,你啊,還任重道遠。我可完全沒看出人家暢哥兒有喜歡你!
  薛白術聞言,也嘆口氣,道:“是啊,他怎么就不開竅呢,肯定是我的方法不對,太隱晦了,應該更加明顯才行?山裉烀黠@了,他又生氣了!
  葉曼聽了,搖頭,這傻兒子,真的是我親生的嗎?根本沒抓到問題的關鍵。
  “誒,阿么,不然您跟我說說?”薛白術趴桌上,很期待地望著他阿么。
  葉曼挑眉,問道:“說什么?”
  薛白術道:“說我爹當年是怎么追您的?給我點參考啊!
  葉曼冷哼一聲,道:“我跟你爹從小青梅竹馬,能給你什么參考?要娶夫郎的是你又不是我,自己想辦法去!
  說著,葉曼悠哉悠哉地到隔壁找青梅竹馬的老薛去了。
  薛白術:……親阿么!
  作者有話要說:  薛少爺:暢哥兒生氣的模樣也很可愛。
  暢哥兒:呵呵,你跪搓衣板的模樣更可愛……


第146章 我的薛大少爺誒……
  將暢哥兒送回小吃店安頓好,樂哥兒回到飯館,換了做菜時穿的衣服,然后拿出三個平安福,一個自己貼身放好,拿著另兩個進了廚房。
  見樂哥兒回來了,還滿臉笑容,余清澤笑著問道:“回來了,發生什么好事了嗎?”
  樂哥兒笑著點頭,然后又輕輕搖頭,沒說具體什么事,只遞給家寶一個平安福,讓他要隨身帶著。
  “謝謝哥夫!奔覍氹p手在圍裙上擦了擦,然后接過來,小心地塞進里面棉衣的口袋里。
  余清澤挑挑眉,樂哥兒小秘密越來越多了啊,不過,他心情好就行了。
  樂哥兒又走到他身邊,把一個平安福塞到了他懷里,然后比劃道:每天都要帶著。
  “好,我一定天天帶著!庇嗲鍧砂戳税葱乜谡f道。
  中午,蔡老太爺夫夫約著趙夫郎夫夫來吃飯。
  余清澤中途過去打了聲招呼,聽到他們正在談著最近城里來了許多外遷戶的事情。
  蔡老夫郎說道:“我們隔壁的隔壁,那個院子,前陣子也賣出去了,是北邊的一戶人家買的,姓李的。那條街上另外兩處空院子也賣出去了!
  趙夫郎接口道:“我聽趙進也說過,說是這半年來,桐山城多了許多遷入的戶籍,大多是北邊內陸其他州的,聽說那邊經常干旱,常常整月整月地不下雨,生活很是困苦。估計是從行商那里知道這邊田地的價格恢復了,又換了新縣令,所以才過來的。有些大戶人家的,就是不遷戶籍,也喜歡來置辦產業呢!
  蔡老夫郎點頭,道:“既是縣丞說的,那就沒錯了。咱們這邊氣候好,有山有水,田地也肥沃,比北邊是要好一些!
  見到余清澤進來,趙夫郎說道:“余老板,你要是有閑錢呀,也可以去城里買處小院子,現在房子都漲價了,以后說不定還會漲呢!
  蔡老夫郎也點頭,道:“是,最近是漲價了。那些有空屋子賣的人,也都精著呢!
  余清澤心中一動,問道:“老夫郎,現在城里房子的價格都多少?”
  蔡老夫郎答道:“我們隔壁的隔壁那個院子,聽說賣了一千兩!
  “這么貴了?!”余清澤驚訝。他記得他一年前經過時看過那個院子,聽福伯說過,那房子大概只有蔡府的四分之一大,那時候聽說才六百多兩,還沒什么人去問。
  “南城的房子是要貴些的,北城的房子也貴,東西城相對來說要稍微便宜一點!壁w夫郎說道。
  蔡老夫郎也點頭表示贊同。
  南城是桐山城的富人區,大部分世家大族的本家都在南城,其次是北城。東西城相差不大,有家境好的也有普通百姓,還有貧民區。
  “這樣啊。那我還得再看看,現在手上的錢不太夠!庇嗲鍧蓳u頭說道。
  之前飯館開業花了不少錢,雖然這些本錢開業一個月也都賺回來了,但鐵板燒店不知道后續是不是還要出錢,反正買房子的錢都是大錢,一下要拿幾百上千兩,目前是絕對不夠的。
  他也想在城里置辦個小院子,把爺爺和小浩都接出來,不然他們夫夫和家寶都在城里忙著生意,都沒辦法照顧到爺爺和小浩。
  種田太辛苦了,爺爺年紀大了,他們平常又回不去幫忙,他想勸爺爺把田地都租給村民們種,到時候到城里來住,可以讓爺爺頤養天年,小浩也可以到城里的小學堂上學。反正,不能讓爺爺再那么辛苦。
  特別是現在冬天了,爺爺的老毛病又犯了,雖然有何大夫開的方子,但到底只能緩解癥狀,并不能根治的,身體還是會難受遭罪。
  如果在城里有房子了,他們每天回家住,家寶也不用跟那么多人一起擠著住,飯館就讓大松他們住過去看著店鋪,到時候他們也能照顧到家人。村里的房子就放著,到時候想回去住了,就回去住陣子,也很好。
  蔡老夫郎問道:“缺多少,我可以先拿點,你看需要不需要?”
  余清澤想了想,說道:“謝謝老夫郎,我先想想,回去跟樂哥兒他們商量商量,到時候如果需要,我再找您!
  蔡老夫郎點頭,道:“好。之前我就想說了,樂哥兒爺爺年紀大了,只有小浩一個人在家里,要是生個病什么的都沒人照顧。既然你們都在城里做生意,還是把老小接出來好一點!
  余清澤道:“嗯,我也是這么想的!
  下午,余清澤就找樂哥兒說了這個事。
  樂哥兒是很贊同的,只是有些擔心爺爺不肯搬出來。老人家在村里住了十幾年了,村民們也都相熟,到時候換個地方住,怕是會不適應。
  余清澤想了下,道:“總之,也快過年了,咱們到時候就好好勸勸爺爺吧。如果他實在不肯搬出來,那咱們就請個人回去照顧爺爺和小浩,你看如何?”
  樂哥兒點頭。
  說定這事,余清澤就開始關注起城里的房子來。
  這陣子他們鐵板燒店也找好了鋪面,已經做好了規劃,在開始裝修了。他就趁機跟廖當家他們打聽了一下。
  聽說他想在城里買房子,幾個當家都提了不少建議。
  最后,根據他現有的銀錢,他覺得還是就近在城西找個合適的院子比較好,到時候等再賺多點錢,想換大房子也還可以再換就是了。
  趁著鐵板燒店的人員還沒招齊,余清澤上下午有空的時候就去外面看房子了,連續看了幾天,有三四處還算滿意。然后他又帶著樂哥兒去看了看,兩人又挑出來兩座比較好的院子,打算等過年后說服了爺爺他們就一家人一起來看看,到時候大家再決定買哪個院子。
  另一邊,小吃店這邊,在暢哥兒扭傷腳的第二天,薛白術果然帶著已經搗好的藥過來給他換藥了。
  后院里,薛白術將暢哥兒腳上的繃帶解開,把藥糊糊給弄下來,然后用布巾擦干凈,又檢查了一下。
  “怎么比昨天還腫了?”暢哥兒看著自己的腳踝,懷疑地看著薛白術。
  薛白術見暢哥兒眼里就差寫上‘你怕不是庸醫吧’一行大字了,好笑道:“你是在懷疑我的醫術嗎?”
  暢哥兒搖了搖腳,很正經地說道:“沒有啊,我只是說我的腳怎么更腫了!
  薛白術瞥他一眼,幽幽道:“你昨天還懷疑我的體力!
  這一點,他記下了,以后一定要身體力行讓暢哥兒知道他可是經常鍛煉的,體力無敵好!
  “我哪里懷疑你體力啦?我只是說我很重啊!睍掣鐑河悬c兒心虛,又晃了下腿,說道:“我的薛大少爺誒,快敷藥,別廢話,敷完去吃早點!
  我的薛大少爺……
  我的……
  薛白術心神蕩了下,說道:“再說一次?”
  “說啥?”暢哥兒問道。
  “你之前說的那句話!
  暢哥兒想了下,“敷完去吃早點?”
  “再前面!
  “快敷藥,別廢話?”
  “前面那句!
  “我的薛大少爺誒……”
  “哎,再叫一次!毖Π仔g笑瞇瞇地道。
  “我的……”暢哥兒忽然反應過來了,看著薛白術滿臉欣喜期待地看著自己的表情,心跳霎時一頓,漏跳了一拍,忽然就叫不出口了。
  砰、砰砰、砰砰砰……
  怎,怎么回事?!
  心臟忽然跳得好快。
  暢哥兒伸手壓了壓胸口,不敢再看薛白術。
  薛白術皺眉,道:“怎么不叫了?”
  叫叫叫,叫什么叫?!
  暢哥兒惱羞成怒,搖了下自己的腿,抬起下巴兇巴巴地道:“你還敷不敷藥啦?凍死了,你不敷我自己來敷!
  見又把暢哥兒惹急了,薛白術趕緊不再讓他叫了,掩下心里的小失望,伸手握住那只在自己眼前亂晃的小腿肚,笑道:“敷敷敷,搖啥?不疼了?”
  哎,這雪白修長的小腿,把他的心都搖起波瀾了。
  話說,暢哥兒的皮膚怎么這么白呢?小腿修長漂亮,腳趾圓潤又可愛,如果腳踝和腳背沒腫的話,腳踝骨肯定也很漂亮。
  想著,薛白術握著暢哥兒小腿的手不自覺地就捏了一下。
  嗯,軟軟的,彈彈的,肌肉很柔韌,皮膚也很滑,手感很好,還想捏……
  他就,又捏了一下。
  暢哥兒的腿微微動了一下,道:“疼,誰說不疼了?旆!
  喊完,暢哥兒心里暗暗嘀咕道:剛剛,他是不是捏了下自己的小腿肚?一時沒太注意,也不敢確定。不過,薛少爺的手掌好暖和,像個小暖爐,好舒服。
  被暢哥兒的話喊回神,薛白術意識到自己剛剛做了什么,他心虛地看了暢哥兒一眼,見他好像沒發現,趕緊道:“敷敷敷,你別亂動!
  拿過藥罐,用木片將里面已經被搗爛的草藥一點點敷在暢哥兒的腳背和腳踝上,薛白術跟暢哥兒解釋道:“你現在這腳還在繼續腫大,這是正常的,所以現在用的草藥都是涼的,等它不再腫了,就得換另一副藥。放心吧,我不會拿病人的身體開玩笑的,特別是你的身體!
  暢哥兒本來聽得好好的,深圳私家偵探  東莞私家偵探很認真地看著他給自己敷藥,等聽到這最后半句話,他猛然抬頭看著薛白術,看著他認真給自己敷藥的神情,心跳忽然又亂了。
  ——這位施主,老衲觀你眉含春意,面帶桃花,紅鸞星動,近期可喜遇良人矣。
  大師的話忽然闖入暢哥兒腦海,他怔怔地看著薛白術,呆住了。
  良人,是他嗎?


第147章 白術哥哥
  “好了,敷好了!迸聲掣鐑豪涞,薛白術將他的足袋給他穿上,綁好,又把他的褲腿放下來。
  抬頭,見暢哥兒呆呆地望著他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又叫了一聲:“暢哥兒?”
  見他還是不動,薛白術伸出食指,輕輕在他眉心點了一下,“暢哥兒?”
  “……啊,什么?!”暢哥兒猛地一激靈,回過神,緊張地看著薛白術,“你說什么?”
  “想什么呢?叫你好幾聲了,敷好了!毖Π仔g好笑地看著暢哥兒。
  “沒,沒什么!睍掣鐑簱u搖頭,低下頭來,掩飾臉上的心虛。
  他覺得自己是不是腦子被冬天的風給吹傻了,剛才怎么會把薛少爺和大師說的良人掛上勾了?
  只是,昨天大師剛說了他會遇到良人,剛求了姻緣符,馬上就被薛白術又背又抱的,樂哥兒還說他經常吃自己做的點心……
  這是個人都要誤會了好吧?!
  想著想著,暢哥兒又想起昨天被薛白術背著,還有抱著的事情了。那略微清苦的草藥味道,不算厚實但卻堅韌有力的肩膀……
  對了,正常的大夫會去打橫抱一個腳扭傷的病人么?
  莫非他……
  “是不是覺得我長得特別?”薛白術忽然湊近了,低聲問道。
  暢哥兒回神,一抬頭就看見近在眼前的俊臉,呼吸頓時一滯,不由自主往后仰,等呼吸順暢了點,這才道:“你湊這么近干嘛?嚇我一跳!
  薛白術雙眼帶笑地道:“你剛才一直盯著我看,是不是察覺到我其實挺好看的?”說著,還朝暢哥兒眨了眨眼。
  看是挺好看的,就是……
  暢哥兒也眨眨眼,然后不客氣地送了他一記白眼,伸手推他的肩膀,道:“是是是,薛少爺最好看了,好了吧?”
  “好了!毖Π仔g一本正經地點頭,然后站直了說道:“我記下了,很滿意這個評價!
  暢哥兒:“……”就沒見過比你臉皮還厚的。
  薛白術看暢哥兒無奈的表情,笑著蹲下身,拿起藥罐要去井邊弄水沖干凈,他的小廝見了接過來去洗了。
  “你還要去大廳嗎?”薛白術問道。
  “要的,弄張椅子坐著就可以了!睍掣鐑狐c頭,拿過身邊的拐杖,就要起來。
  薛白術扶了他一把,又忍不住道:“……我背你去?”
  暢哥兒望了他一眼,默默舉了舉手里的拐杖。
  “……好吧,背不是比較快嘛!毖Π仔g摸摸鼻子,說道。
  暢哥兒低頭,揚唇笑了一下,拄著拐杖到了大廳。
  薛白術飛快地搬了張椅子過來,“坐哪兒?”
  暢哥兒指著放餐盤的桌邊,示意他放那兒。
  坐下后,暢哥兒說道:“謝謝薛少爺了,你快去吃早點吧,比平常晚了很多了,別耽誤了你去藥堂的時間!
  薛白術答道:“我這也算是出診了呀!
  那邊,小廝桂皮看著薛白術,他自己要吃的早點已經拿好了,就等著薛白術下指示了。
  “你等等,我去看看!毖Π仔g見了,跟暢哥兒說了一下,就過去走了一圈,然后讓小廝拿一個糯米雞和一個豆沙包,再拿了一碗咸骨粥。
  暢哥兒一直在偷偷地看著那邊,見他果真拿了自己今早做的兩樣點心,心中有些驚訝。
  “你這又甜又咸的,也吃得下去?”暢哥兒問道。
  薛白術笑道:“分開吃就可以了!
  暢哥兒看著他,抿唇笑了笑,沒說話。
  往后幾天,薛白術也都按時過來給暢哥兒換藥。
  暢哥兒每天都特別注意了一下,便發現薛白術每天都能將自己做的點心給拿到,而且他只拿自己做的兩樣點心,再加一碗粥。
  這令暢哥兒心中疑惑不已。
  他一般只早上做點心,而且只做到開店前,所以他都是幫著做制作的時間長一點而且賣的量多的點心,像包子餃子這些還需要另外再蒸一次的。
  他做點心也不是固定的,今天做這個明天做那個,都不一定。怎么薛白術就正好拿到了?
  暢哥兒決定再試試。
  次日,暢哥兒特意沒做包子餃子糯米雞這些,而是去熬粥、做糯米排骨、豉汁鳳爪這些配菜。
  早上換了藥后,薛白術照例去灶臺邊轉悠了一圈,見沒看到自己想要的,頓住,皺眉,又轉了一圈,仔細看了一遍,確實沒有。
  暢哥兒看著他皺著眉在那邊轉悠又轉悠,忍不住笑出聲來。
  傻呆呆的……
  “暢哥兒,你今天沒做點心?”薛白術過來問道。
  暢哥兒點頭,笑道:“嗯,沒做!
  “這樣啊,難怪……”薛白術恍然,難怪沒有找到。
  暢哥兒笑著看他,揚眉問道:“難怪什么?”
  薛白術失望地道:“今天就吃不到你做的點心了啊!
  看到他臉上的神色,暢哥兒裝作不經意地說道:“說得你好像每天都吃的是我做的點心似的,每天那么多點心,你還能知道哪些是我做的不成?”
  薛白術朝暢哥兒眨眨眼,笑道:“我就是每天吃你做的點心啊,而且我還真知道哪些是你做的。感動吧?”
  暢哥兒搖頭,道:“我不相信!笨煺f,‘你不相信我證明給你看’。
  誰知,薛白術沒上勾,笑道:“你不相信算了,反正我知道就行。嘿嘿,你昨天做的是糯米雞和豆沙包,沒錯吧?”
  那邊桂皮過來問薛白術早餐吃什么,薛白術道:“隨便,就跟你一樣吧!狈凑疾皇菚掣鐑鹤龅。
  暢哥兒眨眨眼,問道:“你怎么知道的?”
  薛白術眉頭一挑,問道:“想知道?”
  暢哥兒點頭。
  薛白術頓時彎腰,在暢哥兒耳邊小聲道:“那你叫聲‘白術哥哥’,我就告訴你,好不好?”
  暢哥兒嘴角一抽,揚眉看弱智一般看著薛白術,這傻子腦袋里想什么呢?
  還白術哥哥?
  以為他是那種柔柔弱弱嬌滴滴的小哥兒嗎?
  薛白術見暢哥兒臉上的表情不對,遲疑地伸出一根手指,道:“就一次?”
  暢哥兒:……
  見暢哥兒無動于衷,薛白術嘆口氣,偷偷瞟了暢哥兒一眼,搖頭‘傷心’地道:“唉,可憐我一大早過來給你換藥,吃不到你做的點心不說,連一聲哥哥都不肯叫!
  暢哥兒:……苦肉計不是這么用的!
  看著他這‘裝模作樣’的傷心樣,暢哥兒心頭一動,拍拍他的胳膊。
  “怎么,你肯啦?”薛白術雙眼亮閃閃地望著暢哥兒。
  暢哥兒伸手對他招了招,道:“彎腰!
  薛白術立馬彎腰將耳朵湊到暢哥兒跟前,神情極其專注,就怕漏聽了哪一個字就吃了大虧了。
  暢哥兒抿唇笑了一下,靈動的雙眼閃過一絲狡黠,他在薛白術耳邊輕聲叫道:“白……豬哥哥!
  “哎……”薛白術本來雙眼微瞇地享受樣,仔細一回味,似乎音調不太對啊,他懷疑地看著暢哥兒,道:“誒,不對,暢哥兒你叫的什么?”
  暢哥兒笑瞇了雙眼,答道:“白……豬哥哥啊!
  白……豬哥哥……
  這回薛白術聽清楚了,頓時無語凝噎,又氣又愛地伸手彈了下暢哥兒的額頭,笑罵道:“你啊……”
  暢哥兒捂著額頭,頓時瞪他,道:“我可叫了啊,你快說!
  薛白術幽怨地瞅了暢哥兒一眼,嘆口氣,道:“因為是你做的啊,不一樣,我能認出來。我去吃了!
  說完,他就到就餐區去了。
  暢哥兒放下捂著額頭的手,皺眉。
  我做的不一樣?感覺不是都差不多嗎?
  等到薛白術吃完去藥堂了,暢哥兒還在想著這事兒,連他跟他道別都沒聽到。
  薛白術勾唇,嘿嘿,就讓你整天都想著我!
  雖然今天沒吃到暢哥兒做的點心,也沒聽到‘白術哥哥’,只收獲了一個‘白豬哥哥’,但薛白術還是心情頗好地去藥堂了。
  樂哥兒今天不用去針灸,第一個月療程結束了,葉大夫說效果還可以,以后就兩天去一次。

  • 官方微信
下载吉祥棋牌麻将